亲,欢迎到张家港百合婚介服务中心 ! 登录 客服热线:18018159919  手机交友 | 收藏本站
婚恋指南

走出婚姻的“修罗场”

发布时间:2018-04-29

采访对象:苏哲,女,43岁,生意人

 

    苏哲在商界沉浮了近20年,在这男人主宰的战场上占据了一席之地。表面上,她是一个事业有为、聪明绝顶、冷静理性、敢作敢为的现代女性,是男人们理想的生意伙伴,然而她却不是多数男人想要怀抱的女人。生意伙伴常说苏哲作为女人过于冷峻,往往给人留下拒人千里的初次印象。张家港芳草婚介服务中心

    这样的冷峻绝不是天生的,那是深陷过婚姻的“修罗场”,饱尝过人情冷暖后凝结出的表情。

   

    1

    尽管年逾四十,苏哲的容貌依旧清秀,气质上佳。可容貌、地位、金钱都没能为她赢得美满的婚姻。在苏哲眼里,婚姻更像是一场赌局,结局与初始筹码无关,顺利的开局也可能分分钟逆转。

    苏哲从小生活在城市里,父母都是知识分子,在政府机关就职。苏哲在森严的家教中长大,保守又矜持,大学毕业前都没真正谈过一次恋爱。她在机关单位找到第一份工作,优越的条件让她在相亲时有很大的选择权,前来说亲的人很多,但是苏哲的父亲更倾向有大学文化的青年。

    比苏哲大一岁、在国企工作的流芳似乎符合苏父的要求。苏哲在父母的陪伴下来到媒人家,一个身材颀长、皮肤白皙、戴着眼镜,一副书生模样的小伙子早已等候在客厅里。苏哲见到英俊的流芳,害羞地低下了头,当她从媒人嘴里得知流芳竟然是大自己一届的大学学长后,暗暗露出了笑容。张家港芳草婚介服务中心

    苏哲的父母允许两人先试着交往,但一定要守规矩,绝对不能做逾矩的行为,于是两人像《山楂树之恋》中的静秋和老三一样,谈起了“纯爱”。流芳每天都会去苏哲单位等她下班,把她送回宅后,再踏自行车回单位宿舍。原本每个周末都要回乡下老宅的流芳不回家了,而是踏着自行车载着苏哲去兜风。他们哪儿都去,目光所能及的地方好像都留下了他们的轮胎印。骑累了,两人就停下来在池塘边、马路旁,或者田野里看天、看风景,讲讲单位里的新鲜事,讲到没话讲了,就静静坐着,直到太阳快要下山。

    两个年轻人不知不觉相处了大半年,在媒人的撮合下,苏哲和苏母到流芳家“看人家”。虽然早就知道流芳出生在乡下,但当苏母亲身来到流芳家时,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:流芳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,墙壁仅用土石灰简单粉饰了一遍,上面满是经年留下的斑驳污渍,用指甲轻轻一划就能掉下一块粉块……

    最让苏母感到不舒服的是流芳的父母,倒不是因为他们常年做农活晒出的粗糙黝黑的面容,而是毫无文化的谈吐。流芳的父母是文盲,遵循旧礼结的婚,流芳母亲的娘家没有男嗣,于是流芳的父亲入赘女家,流芳是家中唯一的男嗣。在父母眼中,流芳是完美不容挑剔的,他们在人前毫不克制地夸赞自己的儿子,认为不论是谁嫁到他们家都是莫大的幸运。那天,苏哲的母亲简直一刻也呆不下去,饭都没吃、水都没喝就拉着女儿转身走人了。

    从那天起,苏母禁止苏哲和流芳再见面,她坚决反对这桩亲事。然而,早已深陷爱情中的苏哲相信爱情能战胜一切。这是自出娘胎以来,苏哲第一次正面对抗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苏哲的父亲是个儒雅大方的人,即便舍不得女儿下嫁,但看到她坚定的态度还是软化了,便默许了两人继续交往。终于,一年多后,苏哲在父母的忧虑中和流芳结婚了。

    2

    婚后,流芳的事业扶摇直上,这背后,少不了苏家的扶持。而聪明伶俐、胆识过人的苏哲也深受领导赏识,两人的事业风生水起。短短几年间,流芳乡下的老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由内而外装饰一新,置办了全套家具和最新的电器,还专门聘请保姆料理家务。

    苏哲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,流芳的父母极为不满,他们认为女人就该服侍丈夫,伺候好公婆,怎么能让流芳去照顾媳妇呢?每次父母对苏哲有微词,流芳都站在苏哲一边为她说好话。

    客观地说,作为丈夫,流芳对苏哲非常尊重、体贴。在家里,苏哲不爱发号施令,但只要她开了口的,流芳肯定会按她的意思办。在生活上,流芳更是体贴入微,每天回家,他第一句话就是问保姆:“苏哲今天心情好不好?有没有什么不舒服?”她喜欢看书,他便一箱一箱地往家里搬;她喜欢旅游,他不管多忙,每年至少两次抽空陪她出行;她身体不舒服时,他请假回家陪她。流芳的呵护和关爱不胜枚举,他让苏哲在家享受着皇后般的尊贵。

    苏哲是流芳事业的保障、家庭重要的经济支柱,流芳那思想保守的父母因此一直隐忍着对儿媳的不满,直到苏哲生下女儿小小,重男轻女的公婆终于爆发了。小小还没满月,婆婆竟然对苏哲说:“你说我能不能把她掐死,你再给我生一个孙子?”苏哲虽然早知婆婆重男轻女,但还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,她又惊又气,说:“妈,你也是受过重男轻女思想伤害的人,为什么不能开明一点?你我都是女人,应该更能理解这当中的道理啊!”

随着小小的出生,苏哲和公婆之间的战役从此打响。公婆拒绝帮苏哲带小孩,苏哲只能将小小交给保姆照顾。

 

    3

    但这个家的隐患绝非婆媳不和那么简单。张家港芳草婚介服务中心

    家里的钱越赚越多,流芳也越发风流倜傥,他穿着名贵,加上本身英俊,觊觎他的女人何止一两个。发迹的那几年,流芳应酬、出差的次数越来越多,但苏哲对流芳很有信心,她相信以丈夫的城府与修养,绝对不会留下一点点可以被人拿捏的把柄。苏哲陪流芳应酬过几次,看着那些年轻的美女对自己的丈夫前呼后拥,但流芳对待这些女孩的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,让人不敢造次,更不敢嚣张。

    然而欲望的膨胀终究超出了苏哲的预期。有一次,流芳去苏州出差,晚上,苏哲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,她是流芳好兄弟的妻子,她提醒苏哲:“留意你的丈夫,他应该不是出差那么简单,小心在外面玩过火了。”女人之所以这么警告苏哲,是因为她的丈夫也跟着流芳在外面“玩”。

    苏哲将信将疑,一方面没有直接证据,另一方面她也不愿相信平日里万般体贴的丈夫会背叛自己。没多久,流芳所在的公司接到一个举足轻重的合作项目,直接关系着公司未来的发展,流芳被委派赴北京与合作公司签约。可就在最关键的签约时刻,作为签约代表之一的流芳却失踪了,电话也关机了。代表团几乎要在北京展开全城搜索,就在大家心急火燎的时候,一个和流芳私交甚好的同事急忙赶到一家宾馆,果然流芳在这登记了一间客房,当房门被打开时,流芳正赤身裸体和一个女人在床上颠鸾倒凤。

    这件事后,流芳被公司开除了。苏哲选择了原谅,一方面是出于对流芳的感情,但更多的是为女儿着想:“我想让她有个完整的家,有爸爸妈妈。”

    流芳的丑事影响太恶劣,苏哲辞掉了原来的工作,开了一家小网吧,主动承担起养家的责任,她每天早出晚归,比以前更加拼命地工作,网吧渐渐做大,一家人的生活反而更加富足。而流芳一直无业,每月向苏哲领取5000元生活费,当他钱不够花时,就会回家摇尾乞怜。苏哲知道,只要流芳突然特别温柔时,一定是钱花光了。

“那时只要他不把女人带回家,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毕竟他在家对我和女儿都挺好的。”然而流芳并没有放慢吃喝嫖赌的节奏,他在外媾和各种女人,毫不顾忌流言蜚语。终于,一个女人找上了门来大吵大闹,她自称怀了流芳的孩子,要和他结婚。一开始流芳还赶女人走,向苏哲负荆请罪,可当那女人说自己怀的是男胎时,流芳的父母坐不住了,他们竟然维护起那女人来,要求流芳和苏哲离婚!(张家港婚介

 

    4

    那是苏哲和流芳结婚的第10年,两人初见时的美好化为云烟,眼前净是厚颜无耻的欺骗、虚伪。苏哲只想离开那个家,为此可以不计任何代价,她铁了心要离婚,流芳看苏哲要动真格,惊恐不已,拼命地说他爱她,苦求苏哲放他一马,那姿态,比任何一次要钱都诚恳。可苏哲知道,比起害怕失去妻子来,流芳更害怕失去她这张“长期饭票”。

    苏哲的坚定招来了流芳一家人的怨恨,他们提出离婚可以,但苏哲不得带走任何财产,小小的抚养权归父亲,并且苏哲不能探视女儿。

    苏哲净身出户后,从头打拼,后来进入IT业,事业更胜当年。她再婚过一次,可重组家庭要融洽地生活何其难,苏哲又离了一次婚。

    流芳和那女人结了婚,只不过她生下的依旧是女孩,他们“一家三口”搬离了老宅,留下小小和爷爷奶奶生活。据说现在两人打闹很凶,正吵着要离婚。

    “我清晰地记着,我和流芳离婚以后,小小有阵子很怨我,她说‘妈妈你为什么要走?你不走,爸爸就不会不要我,那个女人就不会赖在我们家,也不会打我’。”苏哲眼里泛着泪花,她说:“我不怪她,她那时还小,等她长大了就会理解了。”如今,小小马上要上大学了,苏哲作为家长代表参加了小小的高中毕业典礼,她拿出手机展示女儿的毕业照,动情地说:“现在我们的感情很好。”张家港芳草婚介服务中心

上一篇:  他爱不爱你,看吵架态度就知道
下一篇:  没有了
搜索心意的对象
照片:
编号:
性别:
婚姻状况:
年龄:
身高:
学历:
工作性质:
地区: